首页 > 钱柜娱乐手机版登录 > 正文

一个女孩的可能性

2018-09-13 10:21 作者:陈赛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从一个女孩应该是什么样的,到一个女孩可以是什么样的?

为什么我们非得相信男女有别呢?女性意识需要培养吗?我们所谓的“女性意识”中,有多少是基于男女之间真实的性别差异,又有多少是社会,尤其是消费社会塑造的刻板印象呢?在一个孩子的成长过程中,一个模糊的原则是成为自己,要大于成为某个性别,但那个“自己”里又有多少是性别决定的呢?在一个女孩的成长过程中,我们应该鼓励女性意识的表达与探索,还是应该主张一种更弹性的性别差异,甚至无性别差异呢?我们到底应该如何看待一个女孩成长过程中的各种可能性呢?

女孩的模型

作家程玮说,在各种各样的少女里,她一直最爱黄蓉,聪明美丽,知书达理,又会调皮捣蛋。她尤其记得黄蓉和郭靖跟着洪七公学武功,她盈盈一拜,“优雅和娇嗔都有了”。

后来,程玮写了一整套书,叫《周末与爱丽丝聊天》,用中国小女孩米兰和德国老人爱丽丝之间的对话,串联出青春期的困惑,尤其是一个小女孩成长过程中的许多困惑:关于美、金钱、亲情、礼仪、爱情。

比如她们谈论美的标准是什么?不同的时代对于一个美的女孩应该是什么样的不同的规定,比如芭比娃娃,维纳斯的雕像,敦煌石窟里的菩萨……到最后,米兰终于不再自寻烦恼,学会欣赏镜子里那个真实的、美丽的自己。

程玮认为,中国一直缺乏女性意识的教育。很多女性事业上很成功,但你并不觉得她们的人生值得羡慕。所以她写了这样一套书,作为一种尝试,教女孩如何做一个女孩。

比如在《米兰的秘密花园》里,米兰第一次遇到爱丽丝,爱丽丝教了米兰很多关于礼貌、礼仪的事情:怎么跟人交谈,怎么去别人家做客,怎么对待客人,怎么给别人送礼物,送什么礼物,怎么在名品店里买东西,甚至包括敲门的方式,坐的姿势,说话的语气和餐具的使用等等。简而言之,如何做一个令人赏心悦目、如沐春风的女孩?

“在中国父母的眼中,有两件事情最重要:孩子的健康与学习成绩。但在西方父母眼中,却有一件事情比孩子的学习成绩更重要,那就是如何与人相处——与家人、同学、朋友以及偶然相遇的陌生人之间的相处。这是一门很重要的功课。因为一个人不只是属于他自己,属于他的家庭,他还属于社会。他生活的价值,他生活的意义,都与社会密不可分。”

在那套书里,除了礼仪之外,米兰还跟爱丽丝学习了人与钱的关系、与父母的关系、爱情是怎么回事……这些似乎都是男女都应该学习的生活技能,那么女孩学起来有什么特别之处吗?其中有什么“因为身是女孩,所以有什么特别需要学习”的东西吗?

程玮的回答是,“因为女孩子是要做母亲的啊”。

“爱丽丝对女孩的要求,不属于丛林法则。但这个世界越来越向丛林社会的方向发展。”她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爱丽丝教出来的女孩子,最好都去当母亲,这样文明社会就有希望了。”

我记得我上大学的时候,认识了几个很要好的韩国留学生。有一次,大家在一起吃饭,她们兴高采烈地谈起怎么烤蛋糕。我很羡慕地说,我不会做饭。她们惊呼,你不会做饭,那还是女人吗?

多年来,我一直拿这件往事当成一个笑话。因为在我的成长经验里,是没有“一个女人应该如何如何”的明示的。在我成长的那个年代里,女孩子被教导的是,你可以成为任何人。就像我母亲告诉我的,“别人能做到的,你也能做到”。

今天听来,这句话当然很鸡汤,也不符合逻辑。但要到我长大,才发现这句话真正的潜台词——生为女孩,并不是可以成为“任何人”,而是可以成为“男人”。因为除了“男人”之外,我们并无其他作为“人”的模版。

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性别意识是被严重压抑的,比如对身体的各种莫名尴尬与自卑是青春期的普遍记忆。我记得有一个高中女同学很爱美,上课时喜欢偷偷掏出小镜子照照自己,每次都要被老师扔粉笔头。还有一个朋友小时候宁死不肯穿健美裤——穿上显得她髋大屁股大,却从来不敢告诉她妈妈为什么。对那时的我们来说,爱美曾是一件如此羞于启齿的事情。要到20多年过去,当我们皮肤开始松弛,身材各种走形时,才带着深深的悔意和温情怀念起当年青春的面庞与身体,那样浓密的黑发、光滑的皮肤、清亮的眼睛……

其实,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本来与性别无关。但是否就是因为我们在潜意识里仍然深深相信外表与女性的身份有关,所以反而极力地压抑?

我一直觉得,金庸小说是我们那代人的童书。虽然很多人认为金庸不会写女人,但他的确是第一个将那么多风格迥异的女性,尤其是少女的模型介绍到我们生活中的人。在这些女性之前,我们所了解的女性的模版,要么是红颜祸水,要么就是刘胡兰、江姐之类眉头不眨一下就可以为国捐躯的女英雄。

金庸笔下的少女各有性格,阿朱的温柔可人,小龙女的天真浪漫,周芷若的狠辣,程英的温婉。虽然这些少女都无一例外的把爱情看得比一切都重要,但至少让我们认识到,女性是有很多面向的。

在这些女孩中,黄蓉的确是特别的。她之所以如此特别,可能与一个有趣的角色设置有关——她没有母亲,而她的父亲对她有很深的爱,又对世俗礼法有很深的不屑。所以,她的身上没有那么多关于“女性”的预期,所以她作为一个女孩子,才如此清新有趣。

而且,黄蓉是强大的。她的强大不仅在于她有一个很厉害的爸爸,也不在于后来她有一个很厉害的丈夫,而是她本人就是强大的。她的聪明机智,在金庸小说里是唯一能与最绝顶的武功相抗衡的能力。很可惜的是,到了《神雕侠侣》,黄蓉落入了“郭夫人”的身份之后,几乎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
博聚网